业界资讯
您的位置: 主页 > 新闻媒体 > 业界资讯 >

 记者:连续多年超采地下水给生态带来了哪些后果?
  张彤:地下水开采应当是可持续的,保持采补平衡。但南水进京之前,北京多年超采地下水,已经出现了大面积超采区。在生态方面,地表径流就首当其冲受到了影响。比如,潮白河是本市地下水补给区和溢出带,地下水水位下降导致潮白河一度干涸。地下水水位过度下降还会导致地表植被枯死,进而加剧荒漠化。
  记者:您认为北京的水资源能承载现有人口吗?
  张彤:北京城市规模过大,人口增长过快,这与水资源量是不匹配的。人口对水资源的需求是刚需,现在北京的人均水资源需求量是200立方米,整整比人均水资源占有量高出了1倍。南水进京之前,北京每年都要从河北调水3亿立方米,还在本市开辟了4处应急水源区。
  在未来发展时,应尽快进行调整、量力而行,而不应继续透支水资源以求发展。非首都功能疏解之后,产业和人口过度聚集的现状会得到改善,对水资源的压力也会相应减少,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,是意义重大的国家战略。
  记者:南水进京之后,北京的水资源状况会不会有彻底的改善?
  张彤:南水进京的确提高了北京的人均水资源占有量,但是要想彻底改善现状,还需要配合其他措施。
  控制城市规模和人口增长,使之适应水资源的要求,这是彻底改善水资源现状的前提;其次,应当调整产业结构,用绿色产业代替高耗水产业,在生产生活方式上,通过加强管理,避免水资源浪费;最后,南水进京对北京来说是一个契机,可以在下渗条件好的水源地回灌地下水,还清欠账,加强地下水资源储备。
  通过好好利用南水,北京的地下水有望进入快速恢复期。经过一二十年的保护,地下水水位有可能恢复到1997年的水平。
 
上一篇:环保部发布报告:将实施8大绿色产业重大工程
下一篇:没有了